校友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文化 >> 人物 >> 校友 >> 正文
邹壬申:见义勇为不留名
时间:2010-02-06     来源:      作者:

2009年10月4日,正值十一国庆假期,郧阳师专艺术系2007级建筑设计专业邹壬申同学回到了家乡——竹山。这天下午,他和高中的几名同窗好友相约来到县城外的沿河大堤上游玩。

长期在外地求学,同学们都聊起了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大约下午3点钟,大家走到了南门堵河铁桥下,这时突然从河堤下前后跑来两位大约十一、二岁的少年,焦急地朝邹壬申他们呼喊:“快救命啊,有人掉进河里了!”邹壬申迅速冲到河堤栏杆边,顺着少年手指的方向朝河面望去,可河面上不见人影,只隐约看到一双小手冒出河中央的水面在慌乱地扑腾。这个孩子落水的位置就在铁桥中间的桥墩旁,正是河道的最深处。堵河水情异常复杂,河床中存在许多因采砂造成的暗沟,巨大的回水湾不但水深莫测,而且是暗流涌动,漩涡激流层层泛起。竹山人都知道,这是堵河最危险的河段,每年都有人在这一带溺水身亡。此时邹壬申距离河岸大约50多米,河岸距离铁桥中间的桥墩至少也有20米,情形十分危急,落水小孩命悬一线。

来不及多想,邹壬申立刻朝河边冲去,边跑边脱衣服,一冲到河岸边,绑在脚上的帆布鞋都没来得及脱,就不顾一切地跳入冰冷的河水中,朝那双挣扎的小手游去。此时正值堵河秋汛,河面涨得很高,河水混浊不堪、水流湍急。邹壬申奋力游到了落水孩子跟前。他曾听大人们讲过,在水中救人要从背后将人抱住,以免溺水者慌乱挣扎影响施救,甚至给施救者带来生命危险。于是他用一只胳膊紧紧地从后面抱住孩子,然后拼命往回游去。但落水的孩子个头并不小,身体也比较胖,再加上水流太大太急,很快就把他们冲散了。邹壬申又奋力靠近孩子,但由于孩子四肢还在水中扑腾,邹壬申没来得及抓稳就被孩子一脚蹬开了。他再次追着孩子伸出手去,可身处湍急的河水中很难用力,几次眼看着就抓住孩子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了,但又被河水冲开了。周围水涡不停地泛起,河水冰冷刺骨,邹壬申在这不到10℃的河水中足足折腾了8分钟左右,体能消耗巨大,体力渐感不支,此时的情形对两个人的生命都造成了威胁。在这段时间里,邹壬申和溺水者先后两次被河水冲散,一次被溺水者蹬开,而他自己已经不知道呛了多少口浊水,胃里一阵阵翻腾。“争分夺秒”是在此时邹壬申脑海中唯一闪过的字眼。他攒足最后一点力气,又是一个猛冲,将孩子牢牢抱住,生怕肆虐的河水会再次将他们冲散。一手紧抱着孩子,一手不停地划水,手脚并用,邹壬申用尽全身力气,终于游到了离岸边不远处。此时,他已是精疲力竭,拽不动孩子了。无奈之下,邹壬申努力使自己浮在水面,竭尽全力用双手将孩子推向岸边。这时,他的同学李雨若、贺巍也正在岸边设法援助他们。两位同学站在水中,吃力地将孩子拉上了河岸,但邹壬申已经耗尽了体力完全游不动了。由于没有找到救人的竹竿,两位同学将已经脱力的邹壬申拉上河岸就显得更为吃力。

爬上岸后,邹壬申他们这才注意到,被救的孩子已经昏迷不醒——这是孩子腹内呛了太多河水的缘故。于是,他们开始采取施救措施,为孩子按压腹部,并把他的身体倒过来往外控水。此时,竹山县宣传文化中心干部刘准也赶到了现场,立刻加入了他们救人的行列,一同对昏迷的溺水者现场急救。

这样的方法果然奏效,呛进体内的水从孩子嘴里吐了出来,孩子终于清醒过来了。大家询问他叫什么,家在哪里。但刚刚苏醒的孩子显然是受到了惊吓,一个劲儿地说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其他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于是,其中一个同学就用手机拨通了110。几分钟后,派出所的民警就赶到了现场。此时,河边已经站满了围观的群众。见到警察同志已经来到这里,邹壬申就和同学们挤出人群默默地走开了。这时,邹壬申才发现,自己的一只鞋子已经不见了,他想到肯定是在水里挣扎的时候被水冲走了。反正也不可能找到了,于是他干脆也脱掉了另一只湿漉漉的鞋子,光着脚坐了辆麻木车回家了。

回到家的邹壬申冲了个澡,换上了衣服和拖鞋。此时父亲还没下班回家,母亲也在厨房里忙碌着,根本没注意到邹壬申的举动。对于救人的事邹壬申自始至终都没有向家人透露半个字,那惊险一幕就像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当晚,他接到了派出所有关询问他的姓名和基本信息的电话。原来是被救小孩的父母找到了派出所,想通过这里找到救命恩人的信息。派出所民警查询了当天下午110接警电话的记录,找到了邹壬申同窗好友的电话,最后才终于查到了邹壬申的联系方式。

被救的落水少年名叫付文杰(化名),现年11岁。付妈妈说,当天下午孩子被民警送回来后,她问了孩子是谁救了他,孩子说只知道是一个哥哥救了自己,但哥哥长什么样,孩子说根本没看清。于是付妈妈跑了一个下午,问了很多当时现场的群众,但都没得到她想要找的恩人的信息。到了晚上,付文杰的父母商量,民警当时到了现场,他们那里或许掌握了有关信息。抱着一线希望,夫妻俩来到了竹山县城关镇水陆派出所,找到了民警。在这里,他们终于听到了恩人的声音。夫妻俩激动万分,在电话里向邹壬申表达了无尽的感激,但邹壬申平静地安慰他们:“这没有什么,当时谁看见了都会这样做的,你们别放在心上。”付妈妈说要给他钱以表谢意,付爸爸说要给学校写感谢信,都被邹壬申果断地拒绝了,连自己在哪里上学都没告诉他们。很快,假期结束,邹壬申也离开家乡去了自己的实习岗位。这件事情他始终没有向任何人提起。

付家人虽想涌泉相报,但面对恩人的“滴水不漏”,也是没辙。无奈之下,付爸爸想到了媒体。于是,10月中旬,付爸爸向《十堰晚报》写了一封信,讲述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并向媒体提供了邹壬申的联系方式。很快,正在十堰汽配城实习的邹壬申接到了晚报刘记者的电话。刘记者想约见邹壬申,但他却谎称自己在外地而婉言谢绝了。由于采访不成功,这篇新闻也就未能发表。

转眼春节快到了,付家人想到这时邹壬申应该也回家了,觉得过年也是报答恩人的一个时机。私底下打听到恩人住处后,夫妻俩在腊月二十八这天提着礼品和现金来到了邹壬申家所在的住宅楼下。为了不至于太冒昧,他们在楼下拨通了恩人的电话。邹壬申接到电话后,再次谢绝了二人的好意,并又谎称自己不在家。付家夫妇再次“碰壁”,只好悻悻而归。

2010年2月28日,邹壬申接到了竹山县政法委人事教育科科长张再新的电话,张科长在电话中讲到,竹山县拟于3月初召开全县政法综治会议,会上将对2009年度见义勇为先进集体、先进个人进行表彰。考虑到邹壬申还是学生,张科长说,如果条件允许,尽量赶回家乡参加这次表彰大会。于是,3月初,邹壬申向公司经理请事假回家。在家等了几天后,邹壬申看会议还没有召开,而请假的期限已经到了,他急着要赶回公司,就匆匆地离开了竹山。

就在邹壬申离开竹山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5日,竹山县召开了表彰大会。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表彰了2009年度见义勇为先进集体、先进个人,邹壬申被授予“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荣誉称号。由于在十堰实习,不能参加会议,邹壬申让妈妈替他领回了荣誉证书。看到了县政法委、综治办的表彰材料,邹壬申的父母才知道2009年10月4日那天,在自己儿子身上发生了什么。

《今日竹山》报的记者此时再次联系邹壬申要求采访。此前2009年10月底,该报记者就曾给邹壬申打过电话要采访他,被邹壬申拒绝了。邹爸爸在这个时候也接到了该报社记者的电话。但父子俩的反应完全一致——仍是谢绝了采访。

3月17日,郧阳师专学生工作处收到了一份来自竹山县政法委、综治委的信件,信中寄来了竹山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的表彰决定及邹壬申的先进事迹材料。他们还随文件致信郧阳师专学工处负责人,称邹壬申同学在家乡竹山见义勇为的事迹被广为传颂,希望学校能予以宣传,继续弘扬其精神。于是,才有了学校的调查采访和这次表彰。